您的位置:威尼斯人官网 > 威尼斯人官网 > 美国雇佣兵在非洲,山西战俘营突袭

美国雇佣兵在非洲,山西战俘营突袭

2019-07-28 03:07

由Ken Conboy撰写的题为“山西迷雾”一文中,主要是关于山西战俘营救任务,即象牙海岸行动的传奇故事。带着有关这次颇具争议的突袭行动的研究和出版材料,我联系了BTL的出版商,期

罗得西亚概况:十九世纪末,一些英国探险家来到非洲南部,抢占大量土地,开始了此地的私人殖民时代。随后该殖民地被英国政府接管,大批移民涌入,1923年 成立罗得西亚自治政府,由英国女

2014年5月31日晚上23时,一名居住在九龙湾启晴邨乐晴楼的住户听到三声疑似枪响,开门发现所住单位21层楼层电梯外有一名男子倒地昏迷,香港警方接到住户报警后,将受伤送医救治,但伤

图片 1

罗得西亚概况:十九世纪末,一些英国探险家来到非洲南部,抢占大量土地,开始了此地的私人殖民时代。随后该殖民地被英国政府接管,大批移民涌入,1923年 成立罗得西亚自治政府,由英国女王派遣总督。罗得西亚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在大批黑人奴隶的辛勤劳作下,少数白人过上了极其奢华的生活。二战结束后英国开 始收缩海外殖民地,罗得西亚的土生白人也开始谋求独立,1965年11月11日脱离英联邦成立罗得西亚共和国。受当时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鼓舞和白人 独立的启发,当地黑人也开始谋求解放。这些黑人的反抗运动得到了苏联、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支持。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支持,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深受黑人解 放组织的欢迎。随着斗争的深入和民族解放运动被包括欧洲大多数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所接受,1980年2月,历史性的罗得西亚普选拉开帷幕,3月11日,穆 加贝宣誓就任总理,4月18日,新的“津巴布韦共和国”宣布独立,“罗得西亚”这个名词成为过去式。在漫长的军事斗争中,形形色色的黑人和白人武装力量以 及派生出的各种编制、体制和战术,成为研究特种作战、雇佣兵和承包商题材的宝贵资料。本文就是当年一位美国记者撰写的参加雇佣兵的“指南”。

2014年5月31日晚上23时,一名居住在九龙湾启晴邨乐晴楼的住户听到三声疑似枪响,开门发现所住单位21层楼层电梯外有一名男子倒地昏迷,香港警方接到住户报警后,将受伤送医救治,但伤者因伤重死亡。香警方接到报案,经过分析研判,怀疑疑凶仍然匿藏在该住宅群内,于是派出大批警员封锁了该案发单位.案发后第一时间,经警务处处长同意后,香港警方出动了香港警队特警队单位-特别任务连,也就是广大军警迷们熟悉的飞虎队配合前期到达的警力搜捕疑犯。上午11时.居住在案发单位10楼的疑犯发觉被警方包围后.持枪开门出走廊企图突围,并向警员连开两枪,警员还击,将其逼回屋内后,疑犯又爬出窗外,并手持手枪指着自己头部,在窗外停留了数十秒,又爬回屋里。

由Ken Conboy撰写的题为“山西迷雾”一文中,主要是关于山西战俘营救任务,即象牙海岸行动的传奇故事。

美国人如何去非洲当雇佣兵?为什么有人要干这一行?我带着这两个问题在1974年春天来到了罗得西亚。

大约半小时后,现场再次传出连串的枪声。荷枪实弹的飞虎队从疑犯藏匿的房屋上采取绳索下垂直悬吊到目标房子的窗口附近.疑犯房子的屋里再爆发多声枪响,并伴有大量白烟和火光,从正门进攻的飞虎队员连续向室内发射20余枚爆震弹。枪声一停,悬于窗外的2名飞虎队员立即破窗而入。飞虎队员在室内发现疑犯躺倒在地,已经自杀.至此.香港5.31九龙湾启晴邨乐晴楼枪击案历经12小时成功处置完毕.

带着有关这次颇具争议的突袭行动的研究和出版材料,我联系了BTL的出版商,期望给出一种独特的视角说明这次行动何以被视为20世纪最大的一次敌后突袭。

在这之前我还在马德里,与别人合写一本关于中央情报局和古巴流亡者的书,那时候收到一封“米切尔·麦克奈尔”寄来的极其冗长的信。信里描述了他作为英国和南 非联合支援单位里的一名雇佣兵在罗得西亚-赞比亚-坦桑尼亚边境追捕“恐怖分子”的经历。写书的工作由于里斯本发生的政变(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于1974年 4月25日发生了一次左派军事政变,史称“康乃馨革命”)而被打断,我的合作者要去里斯本做相关报道,我们开着他的1969年产红色马特拉轿车在政变发生 后的12小时狂奔到里斯本。鉴于他在那里停留的时间还不确定,所以我来了个航空旅行,经约翰内斯堡飞到了索尔兹伯里。我想亲眼看看这场虽然小但是很血腥的 “恐怖主义”战争,争取与麦克奈尔见一面,通信已经一年多了,我们却还没有见过面。

下面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本次任务的主角-飞虎队.1974年香港港英政府迫于日益增加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在同年7月将神枪手队改编成一支反恐怖队伍,并改名为“特别任务连”-.飞虎队的出勤程序大致分为两种,当警方重大行动时,需要飞虎队支援或出动时,必须经由警察行动处副处长授权方可出动。若发生紧急突发事件,可直接向飞虎队主管求助,并报备行动处副处长。飞虎队在出勤前会评估任务性质,决定武器装备与出勤人数,从而更好的完成任务.

熟悉“在飓风之眼”(Greg Walker着,常春藤图书1994年出版)的读者可能看到过其中一些材料,因为很多有关山西战俘营的内容已经是公开的秘密。1997年,笔者有机会在位于布拉格堡的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待了几周。在此期间,我再次深入研究了象牙海岸行动,收集了来自可靠来源的其它的独家史实,进一步增强了有关这方面已出版的信息。

在我到达索尔兹伯里之后,很巧,麦克奈尔刚刚结束了一次 在丛林里为期六周的巡逻任务,我们见面并且相处了几天。在那些日子里我们还侦察了达尔文山区,那里已经成为恐怖主义渗透活动的东北部前线。麦克奈尔曾经在 澳大利亚和英国学过几个学期的赛车,不过后来他就丢下了书本,在随后的五年里他干过码头装卸工、石油钻井平台工人、深海潜水员和职业猎手,他感觉参加战斗 很对自己的脾气,但因为关节炎被美国陆军拒绝。在那个时候他注意到罗得西亚正在卷入一场恐怖战争,对手是由社会主义者资助的并且提供装备和训练的“恐怖分 子”。他又去报名参加罗得西亚军队,但因为超龄再次被拒绝,最后参加了罗得西亚国家警察部队。

好的,让我们回到这次此次5.31九龙湾启晴邨乐晴楼枪击案的现场,通过此案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来介绍香港警队应对此类重大刑事案件的流程.。

山西战俘营突袭行动彰显了杰出的个人勇气与奉献。同时也是长距离奔袭策划、准备和实施的典范。特种作战领域的人们都非常了解其中的诸多成功之处。唯独有关这次行动的不解之谜则是那些进入敌人核心地带并沉重打击了敌人、完成这次超凡突击行动的战士所策划的。

麦克奈尔从来没有过正式的军队或者警察的职业 经历,只经受过四个星期的“反叛乱”训练,但因为他广泛的从业背景和对轻武器的精通,他随后就被吸收进英国南部非洲警察部队的射击学校和驾驶学校。信心大 增的麦克奈尔主动要求去战争的“热点”地区,也就是罗得西亚与莫桑比克边境的达尔文山区,那是一小片农业区。干了半年的警察,麦克奈尔又要求参加英国南部 非洲警察部队的“支援队”,这个单位是军事历史上一个很独特的精锐单位,在当时拥有三四十名欧洲雇佣兵和三百名罗得西亚黑人士兵。他们的任务就是追踪并且 消灭“恐怖分子”。


特种作战群,即SOG负责实施北越和南越以及柬埔寨、老挝的非常规作战,它由三个战区分部,即北部、中部和南部指挥部(Command & Control)。北部指挥部一直是其中最大的,其任务包括越境行动、战俘的追踪和尝试营救、特工网络和直接针对北越人的心理战。

“支援队的一名官员看了我的丛林作战技巧以后立马答应了我的调动申请,”麦克奈尔描述道,“我的枪法也让大家很佩服。” 麦克奈尔当上了班长,领着八名非洲战士频繁的进入杳无人烟的丛林执行六周一个周期的巡逻任务。在荒凉的赞比西河谷,水牛和大象比人还多,当然钱也不少挣! 这个河谷就像一个屏障,一边是大河,一边是一万三千名白人和七十五万黑人居住的富足的农业区。随后的几个月里,麦克奈尔重复着这样的生活:在炎热肮脏的丛 林里穿行,不时的卷入突发的交火事件。

5月31日晚上23时,香港九龙湾启晴邨乐晴楼发生枪杀案案发。香港警方999报案中心接到住户报案后,立即派出刑事情报科的D组【刑事情报科D组也就是军警迷口中的香港重装警察, 在九十年代中期成立, 主要任务是协助刑事部的人员执行行动。由于D组面对的匪徒往往都拥有强大火力, 故此 队队员都有接受飞虎队 的室内近身作战 的训练, 藉此加强他们应付悍匪的能力。不少D组的人员更是前 SDU 队员和机场特警.每次出行动都使用格洛克手枪和MP5冲锋枪等警用枪支,使用民用号段牌照车辆到达现场进行行动】和在附近巡逻的机动部队警员到现场查看,PTU警员到达现场21楼后,发现一名男子倒卧21楼梯间,身体中枪流血昏迷。PTU警员在经过紧急救护,查看伤情,联系救护车和救护员到场将伤者送院救治.并联合赶来支援的冲锋队警员封锁了案发楼层和案发小区出入口,待香港东九龙总区大批各警种警力赶到现场后.勘察现场并检获3个弹壳,经香港东九龙刑事情报科 Criminal Intelligence Bureau 初步确定凶徒所使用的是7.62口径手枪.

SOG的第一次成功行动是“闪亮黄铜”,行动指挥官是前“白星”行动指挥官Arthur Simons上校。

图片 2

图片 3

1966年,Simons在SOG任职OP-35的指挥官,负责指挥所有涉及老挝、柬埔寨和北越的越境行动。退役将军Jac Singlaub回忆起60年代中期指挥SOG的Donald Blackburn准将的傲慢指挥风格。“Don调任SACSA之后,我在1966年接手SOG,那时Simons负责OP-35.”在指挥OP-35期间,跟随过Simons的有两位军官Dick Meadows和Elliot Sydnor,他们后来都被Simons亲自选中去带领小组在山西实施“忧郁男孩”和“红酒”行动。

支援队的士兵正在从南非制造的“犀牛”运兵车上跳下来,这种车专为丛林地带设计。

【在这个时间节点中,我们可以看到,香港警方在较短的时间里就赶到现场处置,抢救伤者.呼叫救护人员.汇报警察部指挥中心,调派周边支援警力,封控现场,一气呵成,从小见大,说明香港警方在警员的平时训练中比较到位.警员在面临突发事件时不忙乱,按照平时训练的方案一步一步来,每一个警员都了解自己的职责和位置和工作。】

Blackburn在任职SOG指挥官之后,前往华盛顿特区担任反叛乱和特别行动的特别助理(SACSA,Special Assistant for Counterinsurgency and Special Acitivities),他对从MACV并经过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到达华盛顿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的所有SOG行动有最终的审批权。长久以来那些研究山西突袭行动的人忽视了SOG-CCN指挥官/实施者与象牙海岸行动之间这种直接关联的重要性。而这可能是突袭行动综合因素中最重要的一环,很快我们就会看到。

图片 4

图片 5图片 6

在1992年笔者与Jack Singlaub将军进行的一次访谈中,Singlaub将军介绍了在1968年晚些时候SOG发动的一次针对山西的突袭,时间大约在发起象牙海岸行动的一年半之前。OP-35在执行“强光”任务期间发现了山西战俘营,这个任务的本意是营救位于老挝和北越可疑地点的战俘。类似的行动超过两百次,但是毫无收获。SOG的OP-34负责北越境内的潜逃网络,由联合人员搜救中心(Joint Personnel Recovery Centre,JPRC)指挥。两项任务都收集和更新了大量包括地面和敌人在内的复杂情报,并传递给MACV-SOG、SACSA,后来是JCS。前CCN侦察分队长及特种作战协会(Special Operation Association,SOA)创始人Jim Butler在CCN的五年服役期间是一位“强光”行动的队长。“我们的情报搜集队在任何需要的时候都会进入北越,”他说道。“使用直升机从几处山顶起飞沿着老挝北部边境以躲避北越军的雷达,对我们来说轻车熟路。只要愿意我们随时来去。”Butler在执行名为“重型吊钩”的坠机飞行员搜集任务期间的代号是“大帽”。

“犀牛”车的前脸,这种车很适合隐蔽。

时间继续发展,伤者送医后,按香港警方处置方案,将大批警察分散为若干的小组,二至三人为一小组,在案发单元各个楼层,住户展开调查,其中两名机动部队警员到达案发单元10楼对某住户调查时,警员细心发觉其虽然很镇定的回答警员问询,但其居住的寓所室内大门有小量新鲜血迹,但二名警员考虑到此案案犯是持有枪支的危险人物,于是不动声色,在离开该住户门口其后,向上司报告。同时,警方刑事情报科 Criminal Intelligence Bureau 在查看案发单元物业监控录像资料后,相信这个居住在十楼的住户嫌疑最大,经过重新部署行动,并召来大批警力封锁十楼及上下二个楼层,将疑犯重重包围在其所居住的室内.

后来,一位协助CCN执行过搜救任务的陆军直升机飞行员说到Butler,“我以前常常痛恨听到Jim在无线电里对我们窃窃私语。他会说“来抓我们啊”…,你懂的,他和他的小队就待在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北越军那里。跟着Butler是我经历过的最恐惧的飞行。“

1973年6月,一伙武装分子绑架了250名儿童。“我们奉命执行解救任务,争取能把这些学生都救出来,”麦克奈尔说,“如果出现更多的这种事情,那么那些反对政府的人更会坚信恐怖分子们有强大的支持,最终会出现一个黑人的罗得西亚。”

【二名机动部队警员临危不乱,将疑犯劝回所居住的室内,将疑犯再次犯案造成危局的情况控制在最低点。同时,各警种在同一时间节点里,各司其职,忙而不乱,通力协作,迅速锁定疑犯,控制局面,稳定市民恐惧情绪.同时,第一批飞虎队员赶来现场支援,也极大的鼓舞了现场警力的士气.】

图片 7

随后,麦克奈尔所在的穆昆布拉营地遭到了苏制122毫米火箭炮的袭击。1973年9月18日,在他开着路虎越野车驰援一名白人农场主的路上又轧上了地雷,车 辆被毁,他侥幸逃生,一只眼受伤养了一段时间。也许吧,恶魔尤其留意这些在刚果、比夫拉、苏丹和其他非洲热点地区的雇佣兵。尽管如此, 那些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的雇佣兵仍然成群结伙的在罗得西亚干活。

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

本文由威尼斯人官网发布于威尼斯人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雇佣兵在非洲,山西战俘营突袭

关键词: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彩票